公司动态

领导班子:大家有没有品尝过澳大利亚葡萄酒呢

   澳大利亚的建国时间是比较短的,但是其发展的比较快,特别是葡萄酒方面,那么,大家有没有品尝过澳大利亚葡萄酒呢?知道口感吗?下面,就让我们一起去详细的了解一番吧。

  大家有没有品尝过澳大利亚葡萄酒呢?知道口感吗?

  澳大利亚,一个只有两百多年历史的国家;但种植葡萄的历史却与国家的历史同龄——这个葡萄酒新世界国家与葡萄的渊源如此久远。从二战之后加强型葡萄酒盛行,到上世纪70年代是餐酒的天下,再到今天形成60多个产区完备的产品线,既有高品质餐酒又有足以媲美世界级佳酿的“澳洲之巅”,澳大利亚葡萄酒经历黄金二十年,也跌入过产能过剩形象廉价的低谷。不过,她终归带着灿烂的南半球阳光芬芳强势回到了主流葡萄酒市场。而在中国,果香浓郁、易于品饮同时性价比超高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受到了爱好者们的欢迎,占据了仅次于法国的第二大市场份额。

  澳大利亚葡萄酒历史文化

  1788年1月26日中午时分,南半球的盛夏之日。皇家海军三桅军舰天狼星号率领着英国第一舰队缓缓驶入风平浪静的澳大利亚东南部海岸,即后来所称的“悉尼湾”。登岸的乘客是1000多个被判流放海外的英国囚犯——他们也是这个古老大陆的第一批殖民者。在装满食物、淡水、生活用品和各类农作物种子的货舱里,还静静地存储着一批植物藤枝。它们在非洲好望角装船,是这片新大陆上前所未见的物种——葡萄苗。在船长阿瑟·飞利浦成为第一任的新威尔士总督,宣布澳大利亚为英联邦殖民地的同时,葡萄藤也开始在这个年轻的国度扎根。这群新大陆的拓荒者们或许没有想到,远渡重洋而来的藤枝竟发展出来这片辽阔大陆上最重要的产业之一——今日的澳大利亚已经成为葡萄酒出口量高居世界第四的国家,仅次于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是葡萄酒新世界里最大的出口国。

  从连绵起伏的猎人谷(hunter valley),至陡峭多风的伊顿谷(eden valley),到风景优美的吉龙(geelong),葡萄的种植遍布除了北部沙漠以外的澳大利亚版图。在人口稀少远离尘世的澳洲大陆,葡萄酒行业也幸运地逃过了欧美巨大的工业化进程所带来的冲击和大规模疾病的侵袭。即使是在19世纪中叶在那场史无前例的葡萄根瘤蚜虫疾病中,欧洲超过三分之二的葡萄种植园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受益于澳大利亚严格的检疫隔离措施限制产区之间相关物种的流动,南澳葡萄种植地区,例如举世闻名的巴罗萨山谷(barossa valley),得以免受根瘤蚜虫的侵袭,依然传承着世界上最为古老的葡萄藤。

  葡萄酒文化的发展

  1998年,一群澳大利亚酿酒师在泰来斯酒庄旁的酒吧里讨论一批珍贵的雷司令白葡萄酒的厄运:坏掉的橡木塞正在污染酒质。经过长久思考,即使是面临消费者拒绝产品下架的命运,这群酿酒师们还是终于下定决心用螺旋盖密封一半以上的1999年份雷司令白葡萄酒;新西兰紧随其后,为同样娇气的长相思葡萄酒采用了同样的措施。十几年过去了,无论螺旋盖在业界引起的争论有没有继续,在消费者心目中是否仍然是廉价的代名词,它都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在技术革新方面的标杆:螺旋盖是能够确保葡萄酒品质并免受木塞味侵害的最佳封瓶材料。

  作为新世界的尖锋部队,澳大利亚葡萄酒不必像波尔多、勃艮地背负传统与土地精神的负担,他们以自由的方式创造受市场欢迎的酒。在这里,规则可以打破,技术可以无限创新。例如,木桶可使用火烤过的橡木木屑浸泡在葡萄酒来替代;以不锈钢温控发酵槽控制酵母菌活动与繁衍的速度,改变葡萄酒芳香;酸度、甜度、酒精浓度,也可通过人工方式加以改善,得到良好的口感均衡度。

  实际上,澳洲的葡萄酒并不比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等老牌旧世界国家的葡萄酒差,甚至有些方面更胜一筹,只有真正品尝过该国家的葡萄酒才会明白的,详情的话,大家可以多了解一下以上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