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

夯牢中国葡萄酒育种苗木根基 - 葡萄酒 - 中国酒

育种和苗木是中国葡萄酒产业的根基。我国葡萄酒产业还有许多短板,比如适宜各产区风土条件的酿酒葡萄品种品系选育和苗木供应。因为面对冬季埋土防寒和雨热同季的病虫害防治两大特殊环境,选育抗性品种关乎中国葡萄酒产业的生存和竞争力。高校和研究机构作为葡萄酒教育和科研的公共平台,有公共财政投入的保障,理应有更多责任和担当,在酿酒葡萄抗性品种选育和苗木供应上有大的作为。

中国葡萄与葡萄酒的风土十分丰富和复杂,适应中国本土条件的品种很多。中国的毛葡萄、刺葡萄,山葡萄等等,抗性都很好,品质也不错,可惜世界葡萄酒的标准体系和它的“口味霸权”已经形成,我们的本土品种很难生产出符合欧亚种口味和特征的葡萄酒。这就需要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葡萄酒补上抗性品种引进和选育的短板,靠扎实的基础工作适应国际化,塑造中国风。

多措并举加强葡萄品种引进和选育

一是继续引进选育适宜的欧亚种品种品系。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各产区对适宜自己的几个大品种和小品种,基本上心中有数了。今后关键是要在适宜品种中选择出适应性更强的优良品系,我们应该把世界上特别是美国北部和德国选育的抗寒抗病抗旱的优良品种品系引进来。通过重视引进优质品种,筛选出适宜各产区的优秀品种品系。

二是利用合理的砧穗组合提高葡萄的抗性。引进优良砧木,推广嫁接苗木,解决酿酒葡萄抗性问题,需要大量复杂的基础研究,国外有专家耗时21年研究101-4的性状,还认为许多问题没有研究透,我们有后发优势,就是要学习借鉴国外的研究成果,最可行的途径就是在引进嫁接苗木的过程中,把它的一些基础理论、基础数据、基础标准一并引进,尽管多花点代价,但可以减少我们的失误,让我们少走弯路。

我们对砧木品种中的优良品系研究得很少。研究砧穗组合,首先要高度重视适宜我们风土的各种砧木品种,如SO4、5BB、101-4等等。要弄清楚各自风土条件下哪一个葡萄品种适合哪样的砧木,在好的砧木品种中引进和选育好的品系;第二,要研究砧穗组合的亲和性问题,如果亲和性不行,搞嫁接苗木也是无用功;第三,要研究砧穗组合对葡萄品质的影响,保证葡萄原料的质量。

三是要下真功夫开展抗性品种品系的育种。美国和德国的抗性品种育种工作走在了前面,我们要寻找路径把他们一些抗性品种引进来,他们选育的一般都是欧美杂种,也有一些是“山”“欧”杂种,经过多少代的杂交回交,吸收了“山”“美”品种一些好的基因,保持了欧亚种的风味。我们要引进欧美这几十年来研究的抗寒、抗病、抗旱的亲本,抓好杂交育种工作,选育出具有我们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种和品系。北京莱茵堡酒庄的邹福林老师就是一个典型,他杂交获得了一批红色品种和白色品种,不用埋土,不用打药,不需浇水,葡萄的颜色、香气、糖份、酸度都很好,值得我们期待。我们还要重视传承新中国成立以来依托本土种植资源的育种工作,之前我国选育出许多优良“山”“欧”杂交品种,要继续加强工作,进一步杂交、回交,巩固和扩大我们早先的育种成果。如“北醇”、“公酿”系列,对山葡萄、刺葡萄和毛葡萄等优良品种要做好中长期规划,根据“三抗一优”的大方向,面向未来去做好基础工作,解决中国酿酒葡萄冬季埋土防寒和生长期雨热同季的问题。

夯实基础保障品种选育和苗木工程根基

要做好这项工作,首先要搭建好公共平台,加强基础和应用性研究工作。一个是国家葡萄产业技术体系,这是农业部支持的国字号工程,应该推动这个体系关注优良葡萄品种品系的选育。另一个是2016年6月成立的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葡萄酒分会,它囊括了中国17所设置有葡萄酒本科专业的大学,以及相关科研院所和大型葡萄酒企业技术中心。这是一个学术组织,它有组织、协调、指导的功能,相应的资源、政策和资金需要去争取和配置,我们要依靠这个平台,积极主动地作为,争取资源真正为葡萄酒产业服务。国家葡萄产业体系和各葡萄酒学术组织各有优势,要共同为葡萄酒产业发力。此外,全国每一个产区政府和骨干企业也都有这样的积极性和热情,葡萄品种品系问题逐渐成为大家的共识,我们要整合资源,推动每个产区把公共平台搭建起来。像烟台产区,就有一个葡萄酒专家委员会,依托滨州医学院葡萄酒学院整合其他资源,一年拿出几百万支持基础性研究。像新疆、宁夏产区,省级政府对葡萄酒产业给予相当大的支持和投入。各个产区都可以搭建这样的平台,这个平台一定要体现公共性,但是具体实施起来,一定是靠几方的力量和资源整合来实现,产、学、研、企、政有机结合。有的民办公助,有的是公共平台吸引一些民办企业参与。当然搭好平台,实体运作还要解决好体制机制问题。

二是建立品种资源库。像烟台这些年引进来的优良品种,特别是品系需要建立母本园和资源圃,把所有好的酿酒葡萄和砧木品种、品系收集起来。多年来,全国各地也都有大量引进,也需要保存好种植资源。我们要推动国家、产区和企业都来做这件事,这也是我们建设酿酒葡萄脱毒优质苗木繁育基地的基础。

三是建立葡萄育种人才库和项目库。全国葡萄育种研究人才梯队要普查和组织起来,有关酿酒葡萄育种的课题和项目要编制好,形成项目库,拿出一个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规划,争取列入产区和国家科技以及产业扶持的大盘子,组织人才团队持续研究,扎实推进。葡萄育种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既需要公共财政支持,又需要发扬工匠精神,一代代潜心发力。

四是培育葡萄育种明星企业和标兵,发挥典型示范作用。葡萄育种需要大家长期默默无闻,埋头苦干。目前,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还有盲区,育出来的优良品种往往享受不到应有的回报。我们要推动全社会重视葡萄育种和苗木工作,尊重和保护育种专家的劳动,要培养和宣扬典型,树立标兵。如山东志昌葡萄研究所30年潜心葡萄育种和优质苗木供应,成为山东的标杆。北京邹富林老师20年痴迷酿酒葡萄育种,已经取得丰硕成果等等。

五是推动国家标准体系的建立。酿酒葡萄育种和苗木供应是葡萄酒产业的根基,需要严格的法规制度作保障。不但要有相应的法规和标准体系,还要有相应的监管体系。烟台产区目前正在推动育种和苗木标准制度的建立,先从小产区和企业做起,然后推动一个个产区,再联手全国,最终把这项工作做好。   (作者系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协会葡萄酒分会理事长、滨州医学院党委书记、教授。)